下班匆匆忙忙趕去看「無罪謀殺」,到的時候已經開場20分鐘,我從律師詢問科林尼,他卻緘口不言開始。

過去的時間不能改變

卡斯帕無論怎麼都無法使科林尼開口,他只是說過去無法改變。開始我以為他是指自己殺人這種行為無法挽回,當故事漸漸展開,一件陳年舊事進入我的視野:謀殺案的受害者——漢斯•邁耶曾在二戰中犯下暴行,在年幼的科林尼面前槍殺了他的父親。被殺的人不能復活,無論是科林尼的父親還是漢斯。可是科林尼為什麼三緘其口,不願說出真相呢。

這樣的法律公平嗎

科林尼曾與姐姐一起起訴過漢斯,但卻未予立案。他問卡斯帕,到底是哪一條法律保護了兇手。原來就在科林尼起訴前的4個月,德國通過一項法案,真是這項法案包庇了這些在二戰中濫殺無辜的軍官,使他們名正言順地逃過法律的制裁。

死人不想復仇

真相大白,最終審判前科林尼自殺了。他最後對卡斯帕說,死人不想復仇。我想這時候他已解脫了吧,從父親的死之中,也從殺死漢斯的憤怒 中。

無罪謀殺

當卡斯帕一遍遍質問他的老師,“這樣的法律公平嗎?”的時候,老教授無言以對。法律的制定者成了罪犯的同謀,一起製造了一起起無罪謀殺。